当前位置:首页 » 交易手续 » 麦克维期货交易中心

麦克维期货交易中心

发布时间: 2021-06-30 11:06:31

A. 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的事件经过

这起爆炸案是2001年的九一一袭击事件发生前,美国本土所遭受最为严重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共计导致168人死亡,另有超过680人受伤,还令方圆16个街区的324幢建筑物受损或被毁,86辆车遭烧毁或由冲击波摧毁,震碎了附近258幢建筑物的玻璃,共计造成至少价值6.52亿美元的破坏。事件发生后,地方、州、联邦和世界各地的机构都开展了大量的救援工作,全美各地都捐助了大笔款项。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派出包含665名救援人员的11支城市搜索与救援任务组开展援救和恢复工作。
爆炸发生仅90分钟后,俄克拉何马州巡警拦下了驾驶无牌车辆的蒂莫西·詹姆斯·麦克维,并以涉嫌非法携带枪支将其逮捕。很快,法医证据证实麦克维和特里·尼科尔斯与案件有关系,尼科尔斯随即被捕,两人都在几天内受到起诉。侦察人员之后还确定迈克尔·福捷(Michael Fortier)和洛里·福捷(Lori Fortier)夫妇是案件的同谋。麦克维是一位曾参加过海湾战争的退伍军人,对美国的民兵运动抱有同情,他把一辆租来的卡车装满炸药后停在艾尔弗雷德·P·默拉联邦大楼前,然后引爆了炸药。特里·尼科尔斯是麦克维的同谋,他对炸弹的制备进行了协助。麦克维仇视联邦政府,认为政府对1992年的红宝石山脊事件和1993年的韦科惨案处理处理失当,他把自己的攻击时间定在韦科惨案以多人死亡告终这天的两周年纪念日。
官方对案件所进行的调查人称“OKBOMB”,是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刑事调查案例。联邦调查局探员进行了28,000次面谈,收集了3.2吨证据,收集的各类信息有近十亿份。几位炸弹袭击者于1997年受到起诉并全部定罪,麦克维于2001年6月11日以注射执行死刑,尼科尔斯被判处无期徒刑。迈克尔和洛里·福捷夫妇作为污点证人出庭作证指控麦克维和尼科尔斯,其中迈克尔因未能警告联邦政府获刑12年,洛里则通过自己的证词进行控辩交易获得豁免。
这起爆炸案促使联邦政府通过了1996年《反恐怖主义及有效死刑法》,其中收紧了美国人身保护令的应用标准,还通过立法提高了对各地联邦建筑的安全性保护标准来防止今后的恐怖袭击事件。2000年4月19日,俄克拉荷马市国家纪念堂在原本的默拉联邦大楼旧址落成,纪念爆炸案的受害者,爆炸发生后每年同一时间都会举行纪念活动。 麦克维和尼科尔斯以联邦政府在1993年韦科惨案中针对大卫教派的行动失当导致多人死亡告终作为自己犯下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的理由。
爆炸案的两位主谋蒂莫西·詹姆斯·麦克维和特里·尼科尔斯于1988年在班宁堡接受美国陆军基本训练时相识。迈克尔·福捷是麦克维在军中的室友。三人对生存主义有着共同的兴趣。1992年,联邦调查局与兰迪·韦弗(Randy Weaver)之间的对峙以血案告终;1993年,联邦调查局与大卫教派成员因一纸搜查令导致长达51天的僵持也以双方火拼导致多达76人死亡划上句点(当时并不确定是大卫教派成员还是美国烟酒枪炮及爆裂物管理局探员首先开火)。麦克维等人对此深感愤怒,认为联邦政府处理失当。1993年3月,麦克维曾在双方对峙期间到访韦科当地,事情结束后又去了一趟。之后他决定通过炸毁一座联邦大楼来表明自己的立场。 麦克维起初只打算摧毁一幢联邦建筑物,但之后他改变了主意,觉得爆炸中死的人越多,越能够清晰明了地表达自己的立场。他对潜在攻击目标的选择标准是,其中至少要有三大联邦执法机构的两个:美国烟酒枪炮及爆裂物管理局、联邦调查局和美国缉毒局。他还把像美国特勤局或美国法警之类的其他执法机构视为额外奖励。
麦克维居住在亚利桑那州的金曼,他先后考虑过密苏里州、亚利桑那州、德克萨斯州和阿肯色州的目标。麦克维在自己授权的传记中表示,他希望把非政府人员的伤亡减少到最低水平,因此排除了位于阿肯色州小石城高40层的大都会国家银行大厦,因为那里的一楼有家花店。1994年12月,麦克维和福捷前往俄克拉何马城参观了前者选定的目标:艾尔弗雷德·P·默拉联邦大楼。该楼早在1983年10月就曾是白人至上主义组织主之圣约、剑及武装(The Covenant, The Sword, and the Arm of the Lord)的目标,该组织创始人詹姆斯·埃里森(James Ellison)和理查德·斯内尔(Richard Snell)等人曾预谋在“该联邦大楼前(停放)一辆小货车或拖车,并用定时引爆的火箭弹将其炸毁”。之后斯内尔因谋杀两人而被判死刑,这两人与他的炸弹袭击阴谋没有任何关联,最终他的上诉被法院驳回,死刑也在爆炸案发生的同一天执行。
艾尔弗雷德·P·默拉联邦大楼高九层,建于1977年,以一位同名联邦法官命名,大楼中有包括美国缉毒局、美国烟酒枪炮及爆裂物管理局、社会保障局在内的14家联邦机构,还有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的招募办事处。麦克维选中这幢楼一来是因为其前方都是玻璃制的大门和落地窗,预计可以在炸弹的冲击下粉碎,造成尽可能大的伤害,二来还因大楼临近处是广阔且开放式的停车场,可以吸收和消散爆炸的部分威力,保护附近那些非联邦大楼内的人。此外,麦克维还认为大楼周边的广阔空间可以让人拍照时更方便,这样事件的宣传效果也就更好。他计划在1995年4月19日实施这场袭击,这天既是韦科惨案两周年,还是列克星敦和康科德战役的220周年。 “租辆卡车——250美元。化肥大约要……要么250美元,要么500美元吧。硝基甲烷挺贵的,可能要1500美元。实际上嘛,让我算算,900,2700……啊,一共应该是3500……然后咱加起来看看。我只是告诉你主要的支出款项,大概5000美元吧……是5000块吧?”
——蒂莫西·麦克维谈及炸弹原料所花费的成本。
麦克维和尼科尔斯购买和窃取了制造炸弹所需的原料,并将之存放在租来的工棚里。1994年8月,麦克维从枪击收藏家罗杰·E·摩尔(Roger E. Moore)处获得了二元炸药,然后与尼科尔斯一起在后者位于堪萨斯州赫灵顿(Herington)的家门外将之激活。1994年9月30日,尼科尔斯从堪萨斯州麦克弗森县县城麦克弗森(McPherson)的中堪萨斯州合作社购买了40包硝酸铵,每包重22.68公斤,这足够给4.24英亩的农田施肥,每英亩的含氮量可以提高约72.57公斤(所购买的硝酸铵共40×22.68≈907公斤,每公斤硝酸铵含氮0.34公斤,所以每英亩所提高的72.57公斤的氮相当于72.57÷0.34≈213.44公斤硝酸铵,共907公斤硝酸铵除以213.44,约等于4.24),有助于种植玉米。尼科尔斯还于1994年10月18日另买了一袋22.68公斤重的硝酸铵。麦克维联系了福捷,邀请他加入进行协助,但受到了拒绝。
据称,麦克维等人洗劫了枪击收藏家罗杰·E·摩尔的家,抢走了价值6万美元的枪支和金银珠宝,并用摩尔的小货车运走。麦克维曾到访摩尔的农场,不过对于他和尼科尔斯是否就真的是抢劫摩尔的人曾存在不同意见。首先,劫匪戴着滑雪面具,所以受害人不可能作出肯定性的指认,而且对劫匪的描述也与尼科尔斯不符;首次,雅利安共和军的劫匪当时也在摩尔农场附近区域活动;第三,炸弹的原料耗费只有5000美元左右,所以麦克维也不需要筹资。其中租辆卡车用了约250美元,化肥不到500美元,硝基甲烷2,780美元,还有一辆廉价汽车用来逃离现场。麦克维给摩尔写了封信,其中声称抢劫他的是政府探员。之后,办案人员在尼科尔斯的家里以及他租下的储存工棚中发现了摩尔被抢的物品。
1994年10月,麦克维向迈克尔·福捷和洛里·福捷夫妇展示了自己所绘的一份图解,其上画的就是自己打算制造的炸弹。这个炸弹中含有超过2268公斤硝酸铵化肥,混合约544.3公斤的液态硝基甲烷和158.76公斤托威克斯水胶炸药。再加上16个用来盛放爆炸性混合物,规格55加仑(约合208.2升)的滚筒,整个炸弹的重量将达到约3175公斤。麦克维原本还打算使用联氨火箭燃料,但之后因其过于昂贵而作罢。1994年10月,麦克维假扮成摩托车赛车手,以自己和一些赛车同行需要盛取燃料为幌子获得了三桶硝基甲烷,每桶约有208.2升。
麦克维租下了一处储物间,在里面储存了7板条箱45.7厘米长的水胶炸药卷,88线轴的激波管,500条电气起爆雷管,这些是他和尼科尔斯从堪萨斯州马里昂县县城马里昂的马丁·玛丽埃塔集料采石场偷来的。他还在那里找到了18143.7公斤的铵油炸药,但认为这些炸药的威力不够大,所以没有窃取,不过之后他又从另一处来源获得了17包的铵油炸药用于制作炸弹。麦克维在一个塑料佳得乐壶里装上硝酸铵小颗粒,液态硝基甲烷,一条托威克斯水胶炸药卷和一截起爆雷管制作了一颗原型炸弹,为了逃避侦察,原型弹的引爆是在沙漠中进行。
“把这些人都想成是《星球大战》里面的冲锋队员。以单独的个体来说他们或许都是无辜的,但他们都为银河帝国卖命,(所以)他们都有罪。”
——麦克维这样形容爆炸中的死难者。
麦克维之后这样谈及自己在准备过程中的军事思维:“在军队里,你会学会如何处理杀人(的情况),我能面对后果,你也要学会去接受。”他把自己的所作所为与广岛与长崎原子弹爆炸而不是珍珠港事件相提并论,认为这是防止更多生命损失的必要之举。
1995年4月14日,麦克维到达堪萨斯州的章克申城,租下“梦境”(Dreamland)汽车旅馆的一个房间。次日他以假名罗伯特·D·克林(Robert D. Kling)租了一辆1993年的福特F-700卡车,他选择用这个假名是因为自己认识一位姓克林(Kling)的陆军士兵,并且这个名字让他想起《星际旅行》中的克林贡士兵。4月16日,他与同谋特里·尼科尔斯一起驾车前往俄克拉何马市,并且已经在距艾尔弗雷德·P·默拉联邦大楼数个街区以外停了一辆用于逃离现场的汽车。附近丽晶大厦公寓楼大堂的安防摄像机拍下了尼科尔斯把小卡车开往联邦大楼的图像。他把车牌取下后留下了一张纸条盖住车辆识别号码,上面写道:“不是抛弃不要(的车)。请不要拖车。会在4月23日开走。(需要电池和线缆)”,之后两人都返回了堪萨斯州。 1995年4月17至18日,麦克维和尼科尔斯把准备好的物品从他们堪萨斯州赫灵顿的仓库转移,其中制作炸弹的原料都装到了租来的卡车上。然后两人驱车前往基尔湖州立公园,在那里给卡车装上钉板以容纳13个大桶,并使用塑料桶和浴室秤来混合调配化学品。每一个装满的桶重量接近227公斤,麦克维还在货舱的司机一侧增加了更多的炸药,这样万一主炸弹一开始没有爆炸,他也可以使用自己的格洛克21手枪从近距离引爆,只不过这样实际上也等同于自杀。之后迈克尔·福捷的妻子洛里·福捷在麦克维出庭受审时表示,后者曾声称已经准备了多桶炸药来构成锥形装药。即用硝酸铵肥料的包装捣固卡车的铝侧板,达到将爆炸威力朝建筑物方向引导的目的。具体来说即是麦克维将桶排列成倒过来的字母“J”形状,他之后还称,如果纯粹是为了增大破坏力的目的,他可以把桶全都堆到货舱上最靠近默拉联邦大楼的一侧,但是,这样做会导致超过3吨的重量分布不均,压断车轴,导致卡车翻车,或至少会令车朝一边倾斜,引起他人的注意。
接下来,麦克维安装了一套可以从卡车驾驶室启动的双保险引爆系统,他在驾驶室的座位下和卡车车身上各钻了两个孔,每一个孔都接通了一条绿色的大炮引信到达驾驶室。这些延时引信从驾驶室开始经鱼缸的塑料油管连至两套非电力类起爆雷管,可以引爆麦克维从一个采石场偷来的约158.8公斤高爆炸药。他还将油管漆成黄色,与卡车的外观相符,并用胶带将其固定在车厢侧翼,令其难以受外力拉扯影响。引信已设置为启动状态,可以通过激波管和158.76公斤的托威克斯水胶炸药卷引爆桶内的化学品。13个桶中有9个装满了硝酸铵和硝基甲烷,另外4个装有化肥和约15.14升柴油的混合物。还有其他在制作炸弹过程中使用的材料和工具都留在卡车里,以便在爆炸中销毁。卡车爆炸做好后,尼古拉斯返回赫灵顿的家中,而麦克维则开车前往章克申城。 红色线路表示麦克维在案发当天开卡车前往目标地点的行进路线,蓝色线条则是他徒步逃离现场的路线。爆炸后艾尔弗雷德·P·默拉联邦大楼北面的鸟瞰图。
麦克维原计划在上午11点引爆炸弹,但到了1995年4月19日拂晓,他决定提前到9点开始。麦克维开着卡车前往默拉联邦大楼时身上带有一个信封,其中装有《特纳日记》(The Turner Diaries)的书页,该书中虚构了一个白人至上主义者在上午9点15分用卡车炸弹炸毁联邦调查局总部来引发革命的故事。麦克维身穿一件印有弗吉尼亚州口号“Sic semper tyrannis”(拉丁语,意为“永远打倒专制君主”,据传马尔库斯·尤尼乌斯·布鲁图在刺杀尤利乌斯·凯撒时第一个说出这句话,并且约翰·威尔克斯·布斯在刺杀美国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得手后也立即大身喊出过这句话)和托马斯·杰斐逊的名言“自由之树一定要时时用爱国者和独裁者的血来浇灌”字样的印花T恤。他还带有另一个信封,其中盛有反政府的宣传素材,如印有托马斯·杰斐逊另一句名言“当政府害怕人民时,就有了自由;当人民害怕政府时,就便是专制”(When the government fears the people, there is liberty. When the people fear the government, there is tyranny.)的保险杠贴纸。麦克维还在下面写道:“或许从今以后,就会有自由!”还有一份约翰·洛克名言的手抄,声称人有权杀死夺走自己自由的人。
麦克维于早上8点50分进入俄克拉何马城。8点57分,于三天前录下尼科尔斯开着小卡车的丽晶大厦公寓楼大堂安防摄像机也记录到他的卡车前往默拉联邦大楼。与此同时,麦克维引燃了需时5分钟的引信。三分钟后卡车距目标还剩一个街区,他引燃了2分钟的引信。他把卡车停在建筑物下一家日托中心的落客区,下车并上锁,然后朝自己的逃脱车辆走去,并在几个街区外扔掉了卡车的钥匙。
上午9点02分(协调世界时下午14点02分),装有超过2177公斤硝酸铵肥料、硝基甲烷和柴油燃料混合物的卡车在九层高的艾尔弗雷德·P·默拉联邦大楼北面爆炸,上百人死亡,数百人受伤,三分之一的建筑物被完全炸毁,在大楼相邻的西北第五街炸出了一个9.1米宽,2.4米深的弹坑。爆炸还令方圆16个街区的324幢建筑物受损或被毁,并且震碎了附近258幢建筑物的玻璃。单破碎的玻璃就导致的死亡人数就占遇难者总数的5%,默拉联邦大楼外受伤的人数里也有69%是因飞溅的玻璃碎片造成,大楼周围还有86辆车被烧毁或由冲击波摧毁。多幢建筑物遭受的破坏还导致成百上千的人们流离失所,俄克拉何马市中心的多个办事处也予以关闭。估计这次爆炸一共造成了至少6.52亿美元的损失。
爆炸的威力相当于超过2268公斤TNT,并且远在89公里外都能听到和感觉到。位于6.92公里外的俄克拉何马州科学博物馆和位于25.91公里外诺曼的地震仪都记录下了这次爆炸,其强度相当于里氏地震规模地震震级的三级。 联邦调查局起初对这场爆炸案的始作甬者提出了三种假设。第一种是国际恐怖分子,很可能与两年前的世贸中心爆炸案属同一团伙所为;第二种是贩毒集团通过这一行动打击报复美国缉毒局探员,因为大楼内有美国缉毒局的办事处;最后一种假设则属阴谋理论,认为是基督教法西斯主义团伙执行了这场袭击。
麦克维在爆炸发生仅90分钟后就受到了拘捕,当时他正开着一辆1977年产的黄色水星侯爵轿车沿35号州际公路向北行至俄克拉何马州诺布尔县的佩里(Perry)附近。俄克拉何马州巡警查理·汉格尔(Charlie Hanger)发现麦克维的车上没有车牌,因此将他拦下,之后又发现车上暗藏武器而将其逮捕。麦克维谎称自己的家位于密歇根州,所说的是特里·尼科尔斯兄弟詹姆斯(James)的地址。将麦克维送入监狱并登记后,汉格尔搜查了自己的警车,找到一张麦克维戴着手铐时藏匿的名片。这是一张来自威斯康星州军用存货商店的名片,其背面写着“TNT每份5美元,需要更多”。这张名片之后在麦克维受审时成为其中一件呈堂物证。
联邦探员通过对爆炸卡车车轴上的车辆识别号码以及残留的车牌进行调查发现,这辆卡车来自章克申城的其中一家租凭公司。接下来探员在该公司业主埃尔登·埃利奥特(Eldon Elliot)的帮助下绘制了一幅草图,把麦克维与爆炸案联系起来。梦境汽车旅馆的里亚·麦戈温(Lea McGown)也确定麦克维涉嫌,他记得麦克维曾在停车场停放过一辆黄色的卡车,麦克维入住汽车旅馆时使用的是自己真名,所填写的家庭住址也与他伪造的驾驶执照以及佩里警察局的控罪书上的地址相符。麦克维之前曾在多次交易中使用假名,但在汽车旅馆却签下了真名。对此麦戈温指出:“人们都习惯于签下自己的真名,如果他们要签假名,那么他们几乎总是会在写字前眼睛向上看,试着想起自己想要签的新名字是什么。(麦克维)就是这样,当他向上看的时候,我开始和他交谈,所以他分了心(签了真名)。”
1995年4月21日,佩里的地方法院完成针对麦克维的非法持枪案件审理后,联邦探员开始对他进行拘留,同时也在继续调查爆炸案。麦克维拒绝与调查人员合作,要求得到律师帮助。一些民众从前来现场的警察等人口中得到消息,监狱中现在关押着一个爆炸案的犯罪嫌疑人,于是躁动的人群开始在监狱外聚集。麦克维要求政府探员给自己穿上防弹背心或是用直升机转移,但受到了拒绝,不过当局之前还是用直升机把他从佩里送到了俄克拉何马城。
联邦探员获得搜查令对麦克维的父亲比尔(Bill)的家进行了搜查,他们破门而入,在房子和电话上装上了窃听器。联邦调查局的调查人员利用获得的信息,以及麦克维曾使用过的假家庭住址开始对特里·尼科尔斯和詹姆斯·尼科尔斯两人的家进行搜索。1995年4月21日,得知自己正在遭到追捕的特里选择了投案自首。调查人员在他的家里发现了多件罪证:硝酸铵和起爆雷管,用来钻开采石场锁的电钻,有关炸弹制造的书籍,一本白人民族主义者,民族联盟创始人兼领导人威廉·皮尔斯著,1989年发行的小说《猎人》(Hunter),还有一份手绘的俄克拉何马市中心地图,上面标出了默拉联邦大楼以及麦克维用于逃跑的车辆所藏匿的地点。经过九个小时的审讯,特里·尼科尔斯受到联邦羁押,直到出庭受审时为止。1995年4月22日,詹姆斯·尼科尔斯也受到逮捕,但由于证据不足,他在32天后得以释放。麦克维的妹妹詹妮弗受到非法将子弹邮寄给哥哥的指控,不过之后她通过以证词指控麦克维的控辩交易获得了豁免。
约旦籍美国人易卜拉欣·艾哈迈德于1995年4月19日离开自己在俄克拉何马的家前往约旦看望家人,他也在最初的拉网式调查中被捕。因为办案人员起初担心中东恐怖分子可能是这起袭击的幕后主使,但在经过进一步调查后,调查人员确认艾哈迈德与爆炸案之间不存在任何关联。

B. 蒂莫西·麦克维的简介

麦克维手上沾满168人的血。这位现年32岁的年轻人曾因一手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俄克拉荷马爆炸案而臭名远扬,在那次震惊美国的大爆炸中,他将一辆满载炸药的车开进了俄克拉荷马市政府一幢叫阿夫尔莱德·默拉·巴尔迪的日间看护中心引爆,共造成168人死亡、五百多人受伤。死亡人中有9名儿童,直到今天,甚至连麦克维本人提起这宗惨案时也承认“这是一场人间悲剧”。

C. 威廉·维克里认为标准的拍卖可以分为几类

1914年,威廉·维克里生于加拿大,1935年获耶鲁大学理学士学位,1937年获哥伦比亚大学文学硕士学位,1947年又获该校哲学博士学位。自1945年起,维克里任职于哥伦比亚大学。40年代末,他开始在学术界崭露头角,特别是在最优税制结构研究领域成绩斐然,渐渐脱颖而出,成为财政方面的权威性人物。其在1949年出版的《累进税制议程》一书成为研究财政与赋税问题的经典之作。1964—1967年,他担任哥伦比亚大学经济系主任,在此期间曾任纽约市城市经济协会会长,1967年成为加利福尼亚斯坦福行为科学高级研究中心研究员与经济计量学会会员,1971年出任澳大利亚纳施大学客座讲师,1973年出任美国经济研究局局长。1974年,他出任联合国发展规划预测和政策中心财政顾问,并成为美国文理研究院研究员。1979年获芝加哥大学人文学博士,去世前任职于哥伦比亚大学麦克维卡讲座政治经济学教授。

1996年10月8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决定把该年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英国剑桥大学的米尔利斯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维克里,以表彰他们“在不对称信息下对激励经济理论做出的奠基性贡献”。

不幸的是,维克里教授在得奖三天之后,在前去开会的途中去世。他在诺贝尔奖的光环照耀中倒下了,其一生为学术研究鞠躬尽瘁,最后为其人生画上了一个美丽的句号。

维克里学识渊博,善于思考,具有敏锐的嗅觉,以理论的实践性名扬经济学界。他的理论贡献不仅有赋税、交通、公用事业、定价等方面的成就,而且因其对激励经济理论的开创性研究而闻名于世。他早年著作中的有关激励问题的深刻思想直至70年代才重新获得经济学界的重视,极大地推动了信息经济学、激励理论、博弈论等领域的发展。

维克里早年的学术生涯与赋税研究结下了不解之缘,《累进税制议程》一书使他一举成名。由此他参加了舒普的税制委员会,并与舒普一起奔赴日本,建立了日本战后税制的基础。维克里认为,大多数所得税制度规定的课税依据中列入的资本收益指已实现的收益,其部分原因在于未实现的收益难以准确计算,如一些资本资产在收益实现以前很难确定其所有权的归属。对此维克里建议应对这类应计收益按实现收益追溯征税。同时,他还研究了累积平均资产、遗赠权继承税、遗产税年终级差、未分配利润税收的合理化、工资收入信贷的合理化、土地价值税等问题。

60年代,维克里开始对拍卖等具体的市场机制进行研究。1960年,维克里在《经济学季刊》上发表文章,探讨了公共要价与秘密投标策略。次年,他又在《金融杂志》上发表《反投机、拍卖和竞争性密封投标》一文,讨论了拍卖规则与公共要价的激励之间的相互关系,分析了有关拍卖的私人信息、策略报价等问题。这两篇文章是研究拍卖问题的开创性之作,为这一领域的研究奠定了基础。

根据维克里的观点,标准的拍卖分为四类:

(1)英式拍卖:底价宣布后,任何递价一旦为拍卖商认可就成为立定递价(StandingBid),新的报价只有高于立定递价方被认可,递价终止后,拍卖物就以等于递价金额的价格拍板成交给最后与最高的递价竞买者。

(2)荷式拍卖:初始价格确定后,拍卖商递减喊价,直到有某位买者喊“我的”而接受这一价格为止。

(3)第一价格拍卖:即维克里所谓的“密封”或书面投标拍卖,其中最高价竞买者以等于全额投标出价的价格得到拍卖物。

(4)第二价格拍卖:最高价竞买者以等于第二高竞买价的价格获得拍卖物。

实质上,拍卖市场是一种具有明确交易规则的特殊市场,该交易规则精确地描述了市场出清价格是如何实现的。维克里在理论中假定每个经济行为人(拍卖商与竞买者)都是自利与理性的,其在拍卖中的估价与常值密度独立分布,任何估价与递价均可认为是最大可能估价的一部分。然后维克里建立了一个双边拍卖式契约模型。在存在多个竞买者,以及每个竞买者准确地知道自己的估价区间时,如果所有行为人都属于风险中性,则在第一价格拍卖中的非合作(或纳什)均衡递价函数仅仅取决于其估价值,而非取决于有着任何估价值的经济行为者。因而只要给定其一估价顺序,就可以得到同样的递价顺序。如果所有的行为人都属于风险厌恶,那么最高估价竞买者只能是潜在的最高竞买者,因为假如他的风险厌恶程度小于第二或第三高价竞买者,则他的出价可能比他们低。

1962年,维克里进一步把其理论推广到多单位物品的差别拍卖中,并首次说明了荷式拍卖与第一价格拍卖是同构的。1976年,维克里又把英式拍卖推进为累式拍卖,从而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拍卖与投标理论,推动了经济理论的发展:

(1)研究了密封投标拍卖问题,分析了拍卖中的共谋现象,指出在公开递价英式拍卖中容易产生买者共谋现象,而在密封投标拍卖中,拍卖商与竞买者以及拍卖商之间具有共谋的可能。

(2)对市场激励机制与信息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开拓性的探索。强调市场规则(拍卖和密封投标竞争的规则等)的制定必然要受到激励一致性的约束,其中市场激励是从交易者的私人信息和交易者参加或不参加交易的选择自由中诱导出来的。

贝克尔在公用事业与运输的最优定价理论方面也做出了重大贡献,研究范围包括反应性标价、城市的拥挤情况收费、模拟期货市场、通货膨胀对效用调节和计价收费方法的影响等方面。他还曾参加美国和其他国家有关城市交通路线快速运转所需运费结构的研究工作,分析了交通拥挤现象和高峰负荷效应。他极力主张要根据交通工具使用时间的拥挤程度来定价,甚至建议采取工程学的方法来解决城市汽车使用的监控和通行税的征税问题。贝克尔虽然研究的多为具体的市场机制,但其研究对于人们认识更为一般的市场机制、建立市场微观结构的一般理论具有重大的价值,诺贝尔经济学奖也是对其理论的一种承认与肯定。

热点内容
阿坝小金县期货手续费 发布:2021-06-30 11:06:49 浏览:715
期货跟股票哪个从业行业好 发布:2021-06-30 11:06:39 浏览:688
期货期权有几个品种 发布:2021-06-30 11:06:37 浏览:885
麦克维期货交易中心 发布:2021-06-30 11:06:31 浏览:49
钢材期货走势图图 发布:2021-06-30 11:04:57 浏览:110
总部在北京期货公司有哪些 发布:2021-06-30 11:04:52 浏览:983
美股与原油期货关系 发布:2021-06-30 11:04:06 浏览:845
期货与diaoqi的区别 发布:2021-06-30 11:04:05 浏览:144
上市公司期货秦安股份 发布:2021-06-30 11:03:28 浏览:891
香港证监会怎么查询期货公司 发布:2021-06-30 11:03:17 浏览:629